|  热门主题
|  推荐主题

标题: 美国无法理解中国人的“民族气节”!
old发表于 2007-11-15 04:32 
头衔: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2004-10-14
Rank: 8Rank: 8
 
积分8328
精华 112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2715
声望 8328
现居城市  Edmonton
美国无法理解中国人的“民族气节”!


在哈佛读书的时候,我曾经被同学和老师封了一个外号“全职奥运形象大使,兼职哈佛学生”(原文是“Full time Olympic Ambassador, Half-time Harvard Student”),因为如果有机会,我总是用一些简单有趣的故事,向外国朋友介绍中国传统和现代文化,省得他们分不清楚什么是中国,什么是日本和韩国。

这些介绍也让我加深对中国和中国人民族性格的思考,因为美国人总是让我想到一些我从来没有想到的问题。

一日,我的好朋友凯瑟琳邀请我为她的15个美国高中生教授一门“中国传统文化简介”的课,时间不长,也就是50分钟。我在给他们介绍中国服饰的时候,提到了中国女性的旗袍——这是一个非常“中国”的元素。在那个美国世界史课本中关于旗袍介绍的文字中,有这样一句话这样翻译,“旗袍由满族妇女传统的宽松服饰演化而来。当年1644年满族人侵入中原时,颁布法律,要求汉族男人剃掉一部分头发,留起辫子,要求女人改穿旗袍。很多汉族人无法接受,因此选择宁愿死也不愿剃发易服” (英文原文是:(Under the dynastic laws after 1644, all Han Chinese were forced to dress in Manchurian cheongsam instead of the traditional Han Chinese clothing (剃发易服), under penalty of death.)

当我把这一段讲完之后,理所当然开始准备慷慨激扬的开始讲“旗袍在上海的西式演变,上海曾经被成为东方巴黎云云”。一个美国高中生突然站起来,非常不解的问:“为什么那些汉族人宁愿死也不愿意换件衣服,剪个头发呢?”

这个问题很突然,因为作为中国人,我明白其中原因很复杂——很大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中国人的民族气节——头发乃父母所赐,千百年来都知道不能随便剃掉,衣服是民族特征,不能随便换掉,如果剃发易服,就没有了民族尊严。为了捍卫民族气节,中国人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但是给一群美国中学生讲这个道理显然过于复杂,我干脆给这个叫乔治美国男生做了一个比喻,我说,“这样来说吧,民族尊严是很重要的,我给你们假设一个场景——如果一个叫A的国家侵入了美国,他们把你抓了起来,说,乔治,你要么就自杀,要么就当众在美国国旗上撒尿,你会怎么做?”

习惯了中国传统“刘胡兰”教育的我想,他肯定会说,“我要捍卫美国的尊严,我甚至愿意以身殉国。”没想到这个孩子毫不犹豫的说,“撒尿就撒尿,只要能活下来。”

这个回答让我觉得非常意外,我随即问其他的14个孩子,“在必须捍卫民族气节和尊严的时候,你们会怎么做?比如刚才那个场景,你们会选择死亡还是撒尿?”美国的教育中从来设计这样一个问题,所以孩子们一下子不知所措。思考了一小会,14个孩子全部投票:“保命是最重要的,在国旗上撒尿不是什么大事。”

一个简单的问题,让我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中国千百年来道德教育体系中最重要的一个元素之一:民族气节,是美国人无法理解的。他们认为生命肯定比所谓的民族气节重要。

中美两个国家最大的不同在于,中国社会是一个相对的单一民族的国家,汉族因为人口众多,占据绝对优势,有强大的民族同化性,少数民族享受一些特权,正在民族融合的过程中。美国是一个绝对的多民族国家,信仰基督教的白人占据统治地位。

虽然美国人也很爱国,但是在他们的价值体系中,没有中国社会这样强大的民族认同感,绝对不会因为什么一个叫“民族气节”的东西放弃自己的生命。

单一民族和多元民族各有好处。单一民族的民族认同感更强,但是也会带来问题。

让我们进一步的发散思维。虽然身在美国,我依然知道这段时间除了汤唯之外,国内最红的两位女性莫过于杨二车娜姆和芙蓉姐姐。和这两位比较有缘分——芙蓉姐姐当年成名时摆S型造型就是在我每天上课的清华大学新闻传播学院的正门口,而她摆造型的时候,我正好上课经过,虽然我没有太留心,知道后来我看到照片我才突然想起来的确有这么一个女孩经常在那里照相,我当时还以为是摄影协会的一个什么活动,没想到错过了这就是后来红遍全国的芙蓉姐姐,早知道,当初应该找她签名一个;杨二车娜姆是我比较尊敬的一个作家,你要是有机会看她的书,会发现她看到了很多传统的汉族社会很难看到的东西。相比芙蓉姐姐而言,我更欣赏杨二车娜姆。但是,如果在网上搜索她们的名字,会发现关于她们的最多内容就是那种嘲笑和挖苦型的文章,很少给她们太多正面的评价,大多数人把她们当作娱乐的“女丑”。除了她们之外,国人对章子怡、范冰冰等很多人都非常的不能接受,原因很简单,我们的文化和社会对这样“背离传统中国女性角色模型”的出头“美鸟”是无法笑然接受的。

我经常想,假如这两位“美女”来到美国这样的多元民族国家,也许她们的境遇就完全不一样,可谓喜忧参半——喜的是这个社会不会对她们进行这样的攻击和讽刺,美国社会的包容性会尊重她们的选择,没有人会大惊小怪的攻击她们,她们会成为两个平常的人;忧也随之产生,在美国这样多元文化工程的社会,她们的这些和传统妇女不同的“特色之举”根本就没有人会注意到,因为美国社会没有中国社会这样强烈明显“角色模型”,做什么样的人都行,只要不违反法律,都是“比较正常的”,大摆S型造型或者口吐“天言”都很难让她们像在中国社会那样一夜红起来。


这就是多元民族和单一民族社会的另外一个区别——多元民族对文化和人性有更大的包容,这样可以迸发出更多新的思想;单一民族社会的每一个社会角色都有一个“模板”,不符合模板的人都是异类,都会像“出头鸟”一样被口诛笔伐,这样的社会创新力会显得不足,略显僵化。

一个简单的故事,却可以让我们思考两个国家和两个民族的性格!

来源:《我的哈佛日记:规划的人生更精彩》
作者:张杨Alex


一个好汉三个帮
在MSN/QQ上粘贴发送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21 02:18 
头像未定义,请到'控制面板'中修改
头衔: 金牌会员, 注册时间:2005-6-6
Rank: 6Rank: 6
 
积分1198
精华 0 帖子223
声望 1198
现居城市 
哈佛误人

哈佛毕竟年轻了点,模仿剑桥建校,并受美国本土实用主义深刻影响,与“庚子赔
款”的清华同出一撤。

再次声明笔者不属任何中美名校,仅就事论事阐明真理

其实“民族气节”并非中国人的专利,美国人中也有。而且在后现代的中国人和美国
人中几乎已经消失殆尽了!

一个人是否有“民族气节”一般要看这个人的世界观和生活方式是否传统,而民族
气节通常是人性中隐而不现的素质,往往在生死攸关时才能显明:例如美国独立战
争中的耶鲁校友Nathan Hale(他就义前的名句:我真遗憾,我只能为国家献出一次
生命。);911期间的美国第43届总统George Walker Bush;抗战期间的北大校友清
华教授朱自清;春秋战国时的孔子;古希腊城邦期的苏格拉底(Socrates);以及罗马
帝国时的犹太人耶稣(Jesus)。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