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主题
|  推荐主题

标题: 论伟大首都北京的富人们
old发表于 2007-11-16 05:08 
头衔: 论坛元老, 注册时间:2004-12-9
Rank: 8Rank: 8
 
积分4502
精华 58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26
声望 4502
现居城市  加拿大
论伟大首都北京的富人们


我在北京生活了八年,工作了七年。从当初月薪的2K到后来的7K。公司60多人中只有两个是外地,就包括我。我是负责技术,所以还比较受到尊敬。而哪个负责内勤的则经常受到刁难。

我所接触到的北京人都是比较善良和好的。但,他们的骨子里都有种天生的优越感。尤其是对外地人,他们总会在各个方面表现出这种优越感,不知道是信心不足,还是胎带的。

公司是在亚运村那,离京城著名的紫玉山庄很近。公司里经常弥漫着京味儿。所以,我也成了京味儿。但,非北京人永远学不到正宗的京儿,北京人说话中总是带着庸懒和不屑。虽然这不是故意的,但这种说话的态度决定北京当地人对生活和工作的态度。

先说说公司里的富人吧。一个是30来岁,做销售经理,因为说他是富人就是,他每个月拿的奖金是最高的。有时候能达到20K。开着一辆二手的斯科达,在名车林立的写字楼中穿梭依然显得那么眨眼。因此,我明白,想要别人注意你的身份就得走两个极端。有次,我们去朝外的钱柜K歌。门口依次停着,大奔600,汉马,A8。最次的也是A6。发现销售经理脸红了,把我们放下后,没停钱柜门口,而是饶到别处停了车。这个时候,我想他明白,他没有在写字楼穿梭的哪份潇洒了。

在2000年有车的人还不是很多。“小媳妇”就是一个,她之所以有车,是因为她把她家在安定门的房子买了39W,然后到机场按揭买房。有了闲钱就买了两POLO。从她学车哪天,到开车,我全程陪伴。

当时对一个工资只有2K的我来说,他们就是富人了。因为不光有手机和房子。我初期的职业目标就定位在他们的标准上。02年我转做销售,工资达到了5K。然而,此时,销售经理的坐驾已经换成了凯越,虽然也不高档,但起码是新车了。当我们在去钱柜的时候,他已经有信心把车停在车场了。

“小媳妇”依然是polo,但可以自己跑高速了。因为车买后,是她老公一直在开。他老公去深圳后,她才开始学。当时她开车最大的问题就是不会坡起。但,不影响她作为有车人那种很牛X的状态。

03年底。我与IBM签定了一个700W的单子。那个月光奖金就拿了五W多。第一次拿到这么多钱,我想第一个要做的就是——先存起来。我觉得万元户不过如此!

哪个时候,我觉得我是个富人了。03年,5W。当时,我如果按揭的话,现在起码也是个几十万员户了。而我没有,依然住在上地哪1500/月的房子里。坐着三块钱一张票的巴士。抽着五块一包的软红河。

我也象多数北京人一样,活在一种很牛B的状态下。甚至在出差的时候自费PJ。俨然一副大款的架势。后来出差多了,发现可以把PJ的费用报销在差旅里面。

对比上学时,请MM吃快餐的寒酸。我可以请MM到任何馆子吃饭,而不必担心我付不起。包括,著名的”顺风“。当时那种很牛B的状态持续没多久就被打破了

做为业务骨干。我可以与老总经常的接触。老总也是北京人。但,属于先富起来那部分人。他8几年刚开放的时候,就在香港做进出口。有些钱了,就在新西兰买了个农场,然后花五十W弄了个新西兰的户口。就以新西兰农民的身份一直在香港做进出口。赚了不少。90年底回北京做。

在04年的时候,帕萨特已经很普通的。象90年代的普桑一样。但,老总依然帕萨特!我就想,原来当金钱累积到一定程度了,就可以无欲无求了。因此,我觉得比尔.盖茨开老款的克莱斯勒也是有可能的。

真正接触到有钱人的圈子。还是老总带入的。因为,我酒量很大,而且办事很利索,懂礼节。老总出去应酬都喜欢带着我。

虽然”紫玉山庄“离我很近,但从没进去过。那里对于我来说,是另外一个世界。我只知道那里都是资产过亿的人。我也明白了一点,非常富的人,请和自己关系好的人吃饭,一般都是在家里。老总那天就带着我第一次进了”紫玉山庄“。

山庄很平静很普通,一点不张扬。里面象空的一样,除了保安,很少见到人。到了那家人的门口,我才感觉到这确实是有钱人的地方。”甲壳虫“,”mini-cooper",“X5”,“莲花”。虽然,也都是在50-100之间的车,但车牌才能显现出一个车的价值——都很牛B。

进门后,是间200多平的客厅。这是,我第一次踏入别野。感觉,象是在拍电视。比电视上要更气派和辉煌(只能用这个词形容了)

里面男男女女站着,坐着得有10几口人。我总有善于发现美的眼睛,目光索定了一个露着雪白大腿的女人。他们都一一跟我老总的打招呼。很漠视我的存在。就这一点,完全打消了,我先前那种很牛B的状态。而我的老总也没把我介绍给别人。只是,不注的跟其他人点头,应付。我更加觉得,我今天来是我最大的错误。

当我经过那几个露着雪白大腿的女人的时候,她们身上那股味儿,是在街上和其他地方没闻过的。相对于,我GF及“小媳妇”身上那种廉价香水儿味儿,更能让男人着迷。

虽然是吃饭。但,属于自助性质。桌上摆着各种糕点和水果。还有,我最爱吃的肉类食品。基本上,每个人都是在聊天喝酒,很少有人在吃东西。而我,一个公司职员,是没人和我说话的。我可以对话的就是负责招待的服务生。

人的自尊心有时候不需要直接伤害,间接受伤对人的影响会更深刻。那种尴尬不得不让我尽量的在吃上面表现的更为突出。因为,没人和我说话!

这种富人门的交流。做为一个普通职员来说,你永远是没有插话和说话的机会。而且,也不能那样去做。我在想,既然不要应酬干吗要带我来呢?饭局大概进行了近两个小时。来了个人,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放眼看去,我草,是“纪晓岚”啊!

纪晓岚挨个跟着一群人打招呼,寒暄。还过来跟我握了握手,老总说,这是我的助手。纪晓岚,哦了一声,变又进入到下论握手中。
纪晓岚引发了一个小高潮。那么下来这个人物则应该是今天聚会的主角。隔了不久进来一个农民装扮的人。穿着大花格子衬衫,西裤,以及极其不协调的皮鞋,并且黑皮鞋配的是白色袜子!走起路来,西裤裤腿左右摇摆——好象是的确良料子的那种衣服。花衬衫领子上还有不少的油渍。后面跟着一个很靓的少妇型女人。

这时聚会的主人大踏步的迎了上来。那种暧昧和温顺,俨然不象一个家产过亿人的表现。并引着这个“爆发户“进入聚会的中央。

“暴发户”面色干黄,而少妇红润。做东人的一句:赵总昨晚又工作的太累了,先垫吧垫吧。人群中有窃笑,我也微微笑了笑以附和这种气氛。因为“暴发户”地位的不同,白大腿的女人也投去了让人觉得骚到骨子里的眼神。而我,则把眼光始终停留在白大腿身上,她的腿确实很漂亮!两个高峰也恰到好处。最摄魂的是她的味道。

东家发话了。“这位是XX矿业集团的董事长,XX投资集团的董事长,XX商会的总会长,XX省的政协委员。还有若干个头衔,我都记不清了。总之,这个”暴发户“是个非常牛B的人物,比这群亿万富翁都牛B。牛B的不光是他的钱,还有他的中央级关系。

中国人的势力,在任何方面都体现的淋漓。当东家介绍完”暴发户“后,人群中都将刚开始和我一样鄙夷的目光转变成了象白大腿一样暧昧,温柔,甚至有些下贱的目光。而我,则始终认为他只不过是一个暴富的人,没文化,没水平。起码,从穿着上任何人都可以判断他不是个北京人。即使他站在建筑工地,人们也只能认为他是个外地来北京的小包工头而已,仅此而已。我在想,也许在北京象他这种状态是最牛B的状态。起码,可以在”紫玉山庄“里傲视一切人。包括我已经知道身份的”纪晓岚“。小学老师,中学老师都是骗人的——知识是财富。

我在踌躇自己的学历,自己的水平,自己的人脉。比起这个”暴发户“,我就是一个建筑工地的工人。因为,他可以在这些亿完富翁中表现的更加牛B。

穷人与富人是相对的。我相对于城市的建筑工人,要算富人。“暴发户”和白大腿相对于我来说,要算富人。所以身为一个穷人的我来说,在见"暴发户“和众富人的时候,低下了那过去高昂的头颅。虽然,我也不是个凡人,虽然,我以前是学生会主席,虽然,我出身名校,虽然,我可以解决他们解决不了的问题,虽然,我比他们中的人都要帅并且年轻。但,我没有他们富。这就足以让我汗颜。

东家开始给”暴发户“介绍我们(应该是他们,没有我)。反正都是总,要么是长,居然还有个穿便服的某师参谋。我最怕就是介绍我,还好,东家是个过来人。并没对我做更多的说明。我在心里暗爽的同时,也寻思,你们这群败类,老子比你们帅。

其实这种Q式心里在每个国人心里都有。只是,我现在尤其显得更为强烈
听完东家介绍众人。发现,他们中有的在国内属于500强的企业。但,为什么对这个”暴发户“这么感兴趣。后来明白“暴发户”的一层关系是人大的一个长级人物,不过是副的。但,即使这样,在商人中,他的地位仍旧是非常高的。听老总说,到了他们这个地步,钱,车,房不重要,关键是你在政界的职位及人脉。

一干人等围着“暴发户”相互换名片。这时,我发现这些总们的名片,基本都很讲究,跟我收到的那几抽屉的白纸印刷品没法比。有些人的名片是镀金的,有些是用有机材料做的。上面没多少头衔讲究。就是名字和电话。

总们在相互换着名片。我在无聊着看着白大腿和“暴发户”的女人。这时有人从背后拍了我下,抵给我张名片。我边看边想,谁这么不开眼居然给我名片!老子TMD虽然帅,但也别这样巴结我啊。名片的头衔是个:总裁。属于某集团的一个高级打工的。我草,怪不得呢。看来,在今天的场合,我和总裁是平级的。我很幼稚的说了句,我没带。说完,发现,人家根本没有跟我换的打算,掉身就走了。我TM那个尴那个尬啊!亏的没镐把,有的话,我真想当着白大腿面,让他见识见识,什么叫:男人。无奈的只能心里丢出一句:去你大爷的。

正在尴尬加无奈的时候,眼前一团白肉正向我晃来。人还没到,味儿先到了,是刚才熟悉的那白大腿的味儿。是白大腿向我走来,心里象揣着个小鹿。按说,见过,处过,日过的女人(算上妓女)少说也有个加强连。可为什么我会脸红,为什么会心跳呢?我爱上她了?不可能啊,这种女人虽然好看,但我只能将她归纳到玩偶范围,没理由会心跳啊。除了第一次谈恋爱脸红,心跳过。这些年,脸皮已经练成跟牛皮纸一样。如果,白大腿跟我探讨身体结构问题,我一定要装的跟处男一样。如果,要我做她的二爷,我也会坚守我的底线——除非把你家产给老子一半,否则最多让你摸摸。

白大腿开口问我,你是X总的人么?我说,是。白大腿问,你会修电脑么?我说,会。哪出问题了?     我日你先人和你家祖上所有女人, 白大腿。你居然,没跟我探讨生理问题!瞬间,我与白大腿的幻想,都被一句,你会修电脑么?打破了。是的,我曾经无数次的与老总出去,主要的工作就是为老总的朋友修电脑。我真想大声对老总和他朋友说,我TM不是中关村攒机器,修电脑的。在这些不明白的人眼中,搞计算机的基本上和修电脑是划等号的。

白大腿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个男的把电脑拿了进来。白大腿说,帮我好好弄弄。我说,好的。我很想把弄弄这个词,理解成别的含义。可是,没有!白大腿瞬时离我而去,也带走哪摄魂的味道。

白大腿一共和我说了三句话,“你是X总的人么?”“你会修电脑么?”“帮我好好弄弄。“其实,生活就是这样的,与富人,尤其是漂亮的富女人,很难有机会与她们有交集。我们是两条平行线。饥渴的富女人,我没见过什么样的,也只在书上和电视上见过。当我亲眼见到后,她们矜持的就象处女。这是我唯一的感受。

我漫无目的的翻看着白大腿的电脑。里面,什么都没有!我日你祖上女人啊白大腿,居然什么都没。还要弄弄,弄个毛啊。我用XP的系统还原了一下。上网下了个04版的瑞星。虽然,我个人觉得瑞星很垃圾,但我想,以白大腿的智商认为最流行的应该是最好的。”公安部认证产品“嘛。msconfig关了几个启动项。 把常用的软件该装的装,该删的删些。 这些人,不要去问她,要装什么。她不知道的。说word知道,说doc文件就傻了B了。

哎,本来想在白大腿电脑上发现些什么商业秘密或自拍什么的。可,什么都没。我奇怪并感叹着,原来中国的机器并不愁没人买,什么都不懂,还喜欢用个好电脑。这种SB就是外国,国内电脑商的最大消费群。他们买电脑不买对的只买贵的。

弄完白大腿的电脑,拿着电脑在客厅找白大腿。她站在一个角落里跟一个男人淫声笑语。基本上当其他人是空气。我走了过去,虽然,我知道打断领导谈话这个习惯不好。但,我只能这么做。还好,白大腿挺配合。主动问我,是不是弄好了。我说,弄好了。白大腿说,谢谢你,你放这吧。我说,哦。 顺便瓢了下与白大腿说话的男的。很精神,利索的一个人。也冲我微笑致意!顿时,我心里那种很牛B的状态由然而升,但也只持续了几十秒。我很满足这种被尊重的微笑及白大腿的谢意。比起,那些半瓶醋的有钱人,他们的涵养更高些。起码,在没见识到”暴发户“前,我很喜欢这种被尊重。先前对白大腿的幻想,转成了对她的敬意。

人与人就该是这样的。哪怕是个扫马路的,如果尊重他,他同样会善待你!我明白了,富人之所以富不光是投机,还有更大的包容!

自从从白大腿这学到”弄“这个词,后来没事,我就喜欢跟别人”弄‘。在暧昧些,就’弄,弄“。我没有象小说的情节中出现的,我会与白大腿有什么。至今,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白大腿对于我来说,象个空灵,一个只是在想像中出现的人。而,我也明白,我对她的心跳,是因为她的财富,美丽及味道。我多次在燕沙,赛特等高档地方寻找这个味道的香水,想送给我GF,但没有找到。我想,我可能不是留恋香水味道,而是想念白大腿,这个财富,美丽一身的女人。

本文原载8DA论坛,作者qwlhr_cn
附件
2007-11-16 05:25
tn45964.gif (6.07 KB)
 


伸出四个指头,英文读:“four”。 那么再把四个指头弯曲了用英文怎么读呢?对了,是——“wonderful” !
在MSN/QQ上粘贴发送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6 05:10 
头衔: 论坛元老, 注册时间:2004-12-9
Rank: 8Rank: 8
 
积分4502
精华 58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26
声望 4502
现居城市  加拿大

我把电脑交还给白大腿后,无所事事。继续欣赏其他的女人,包括”暴发户“的少妇型。老总发了个消息,让我上楼一趟。我就很不爽,心想,又TM谁电脑坏了!

上楼后,进到老总告诉的房间。里面只有三个人,东家,”暴发户“,老总。不是给谁修电脑,是让我"暴发户”介绍公司的产品和业务情况。原来,“暴发户”想入股,并且可以帮我们开拓市场。我拿出曾经参加演讲比赛的状态给“暴发户”介绍。“暴发户”,哼啊,哈啊的点头。我知道,他除了销售额是多少,区域市场的情况是什么样。其他的都没听懂。介绍完,看到老总满意的表情,我知道,我说的还可以。”暴发户“发话了,一口纯正山西口音:去楼下找我秘书,她会告诉你怎么和我们这结合起来做,你们好好沟通沟通。

我草你大爷,原来是个秘书,我还以为是个媳妇或二奶,不过,不出意料,这秘书应该是”暴发户“的发泄对象。
下楼,找到秘书,沟通起来。秘书让我介绍下公司产品和市场情况。我继续把刚才说的那套说了一次。草你大爷的怂B秘书,刚才老子上楼的时候咋不一起上去。

秘书长的还行。刚才进来的浓妆让我觉得她是个很漂亮的少妇。这样看上去不过而而。到是身材不错。日他母亲的祖先,怎么有钱的女人身材都挺好。秘书翘着大腿呈勾引状态对着我说话。这让我又想到了白大腿,只是秘书的腿短了些。目测身高应该在160以下。我每次看到腿短的女人穿短裙都有种‘恶心的感觉,所以对秘书,我就完全没有对白大腿那样的心跳。因为,一个人的气质和生活状态,用钱是学不来的。

与秘书交谈中,开始就是我一直在说,在介绍。秘书时不时的以领导的姿态点点头,我知道她点头是怕别人知道她傻,其实我可以肯定的是她没听懂多少!不过有一点让我很惊讶的是,秘书居然知道比尔.盖茨和微软。并且对我说,如果我们加入的话,就要做成象微软那样。我不住的点头,称是。我这时候如果说个SAP她肯定就傻了B。我也理解象她们这样靠劈开双腿上位的人的艰难。生怕别人知道她们傻,而故作高姿态。我也很会迁就和尊重她们这样的人。

我谈完后,秘书介绍了”暴发户“的情况。有两个超大型煤矿(名义上是国家的,实际是个人的);有1个金矿;在尼日利亚有两口油井;在南非有个钻石矿。还有若干资源,总之,我有点觉得秘书这牛B吹的有点过了,如果这样的话,”暴发户“完全能掌控期货市场。当然,既然是领导的女人介绍就等如领导介绍,容不得你有半点的怀疑。所以,我竭尽全力表现的象一个崇拜者,瞪着那白痴的目光凝视秘书。其实,我是在观察秘书的五官及判断对她的能上指数。牙有若干黄渍,应该不是每天刷牙,虽然我也不是每天刷,但男人都会讨厌不常刷牙的女人,这会影响打奔儿的质量。秘书穿戴,还ok,看样子都是牌子货。总体来说,还算一个比较时髦的女人,比起白大腿来说,她缺少的就是那种典雅的气质

秘书问我。你们有产品介绍么?我说,我可以给你一个DEMO。秘书问,什么带摸?我说,就是演示的文件,可以介绍产品的性能及用途。秘书,哦了一声就没动静了。我知道,她一定认为我看出她的傻来了。我想,我如果说,oh,yeah。oh,no。她一定熟悉。
秘书了解完我们的情况后,又给了我个电话,让我和这个人联系,说他是负责集团财务的,让我联系他,带着他到我公司对公司的资产进行评估。我才明白,原来老总是把公司买给了“暴发户”。娘个西皮的,那岂不是要让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暴发户”来管我们。我就进一步询问秘书,是不是她们把我们收购了。秘书说,具体情况她也不清楚。我草,嘴那么大,嘴风还挺紧。

作为一个打工者来说,我永远都是鱼肉,无法在工作上掌握自己的命运。即使在外资也如此。我一个朋友在IBM,但IBM说买就买了,而且之前做的很保密。说实话,联想这么恶心的品牌看中的无非就是thinkpad的效应。所以,我也就想通了,“暴发户”也就是看重了我们公司的某个长处,也许是女人也说不好,难道是我的性幻想对象——小媳妇?算了,小媳妇这种女人是看不上“暴发户”的,不过也说不好。面对金钱,那个女人又能表现的象烈女一样呢。包括我的GF。

富人们的聚会还在进行中。而我,在与秘书介绍完情况后,也很尴尬的坐在哪里。我不知道该和秘书聊些什么。也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夸奖她,这么年轻就混到这样,而且长的又这么漂亮。秘书也时不时的笑笑。显然,她挺不屑与我这种低职位的职员聊天的。NMD,老子咋说也算个区域销售经理啊。

渐渐的聚会的人散去了一部分。而,老总依然没有下来的意思。大家三三两两的走了,白大腿也走了,不过好像是一个人走的。偌大一个客厅就剩我和秘书两个人了。而又让我信心澎湃的一次是,白大腿走的时候居然过来和我打了招呼,还问我要了电话号码。说,有事还得麻烦我。我心想,你饥渴的时候能想到我就行,我特乐意当救火队员。我没向她要电话,因为领导想给你,会主动给你,作为销售的我虽然有经常跟别人要电话的习惯,但这个场合,我不能向任何人要电话,当然,服务生的电话,我还是能要的。

慢慢的秘书也待着无聊,就开始问我的情况。待了一会儿,秘书也无聊,就问我,附近有没有做美容的地方,我说有,还挺多。她问,要好点的,高档点的。我说,我最贵的理一次头是在中青旅旁边的一个地方花了60块。她说,那你带我去哪做美容吧。我说,老总还没下来。秘书说,我上去跟她们说。秘书不一会儿就下来了,说,你老总批准让你带我去了。我心想,去你大爷的吧,当老子是保镖啊?你TM又不是惠特尼.休斯顿。

我和秘书开着她哪辆红色马六出了“紫玉山庄”。秘书说,你饿不饿?我说,不饿。其实,我很饿,聚会没敢多吃。秘书说,我有点饿了,先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我就问,你喜欢什么口味儿?秘书说,家常就行。我就带着她去了,我们工人兄弟经常吃饭的地方“辣老五”。这里说句题外话,“辣老五”的家常菜做的确实不错,味道很正,量也大,价格还不贵。比“郭林”要强。在北京的朋友可以去试试。

饭毕。载着秘书一直朝中青旅方向前行。车里的CD居然放的是千桦MM的歌,我很喜欢千华MM的广东歌。觉得她傻乎乎的。看来,我可以从千华入手找到和秘书的共同话题了

马六平稳的走在北京理性的四环路上,副驾坐着秘书,车里放着小曲儿。我草,介不是传说中的,香车,美人和帅哥嘛。可是,车是别人的,美人也是别人。我TMD现在的职位就是一个司机。俗称:“鞭杆子”。不过,马六好待也算中档车,走哪都不算丢人。
到了中青旅旁边的我理过最贵一次头的地方。秘书,询问了做全套护理的价格及产品。秘书,跟我说,这儿有些便宜,而且产品不太好。并问老板,可以自己去买东西,然后让他们给做么?美容老板说,可以。理所当然,我就是那个帮秘书买美容用品的跑腿儿的。秘书,甩给我1W大洋。说,顺便给车在加点油;在买个好看点的手机办张北京本地的SIM卡。并嘱咐了美容品的牌子和生产商,说,如果没有就买另外的某个牌子。我问,手机要多少钱的?她说,好看点,差不多就行。我去你大爷的秘书,老子这次不贪污你几K对不起你。

人生不如意十只八九。被一个和我年纪差不多的女人使唤,让我觉得老天的不公。尤其是,该女秘书不知道“DEMO”是什么。我的小学老师,中学老师啊,是你们害了我。谁TM说的,知识就是力量。

一个多小时后,我把东西都买了回来。自己揣了1000多。市场经济,老子又不是白干活的。我们要消灭一切资本主义,无产阶级自由主义万岁!!虽然,目标几K还差了些,可也还行吧。起码,今天参加这个聚会是不枉此行。还剩了900多给秘书,秘书到还大方,说这900多给我了。我当时对秘书,肃然起敬。并为我的卑鄙,无耻的行为感到后悔。秘书,你不是一个傻子,你是一个有着高尚道德情操的人,你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不远万里来到北京,这是一种什么精神。这是一种对无产阶级弟兄无限关怀的精神。当然,我想,如果能在各个方面都关怀,那我更加崇敬秘书。毕竟,有段时间,没有过男人的生活了。

以前陪媳妇做美容,最长时间用了六个多小时。我估计这秘书时间也不短,起码得做到天黑。还好,秘书主动说了。要不,你也理个头?做做足底什么的?我说,不用了。心想,你要请老子做个全套,老子就考虑考虑。我跟秘书说,要不,我去周围朋友家待会儿?有事,你打电话给我?秘书把我电话留了下来。我从美容院出来了。

其实,在周围,我没什么朋友。即使在北京这个人口千万的城市,我也没多少朋友,无非就是因为利益关系而接触。公司的同事,算不上朋友。顿时,我感到了自己在这个城市的孤独,除了自己的女朋友,我很难找到一个可以称做朋友的人。而她又去国外出差两个多月!所以,这种外来人对一个城市的孤独感,对现在的我来说尤其的强烈。无奈,先到中青旅喝杯咖啡吧。毕竟,我已经过了去麦当劳和网吧消磨时间的时候了。
我其实很不喜欢喝咖啡。觉得还不如来几瓶啤酒过瘾和解渴。但,做为一个IT人士,一定要把B装到底。没见过谁待在酒店大堂,一个人坐那喝啤酒的。咖啡这个东西,就象女人,充满诱惑,但又各有味道。白大腿,就是不加糖和奶的,味道很浓,但一般人不适合这个口味儿。秘书,就是加糖的,喝着甜甜的,其实喝过也就忘了原来味道。我媳妇呢,就是冲咖啡的水,没味儿,也不甜。哎,审美疲劳啊!

我是急性子,一杯咖啡三口就干完。因为确实有点渴,就让服务员找个大杯接点凉水来解渴。坐了一会儿,发现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女人,就起身离开了。至于去哪,就不知道了。索性,干脆洗澡,按摩去。
北京的风月场所我并不熟悉,只知道大屯哪有很多站街女。50-100/次。没去试过。因为,我喜欢穿的干净和得体的女人。反正也不是去PJ,就洗洗澡,按摩按摩就行。

刚走到洗浴门口,电话来了。一接,原来是秘书。说,她快做完了,问我在哪。我草,怎么这么快,老子还没享受呢,你TM就享受完了。
其实,领导就是这样,明明还得过段时间才能完事,非要告诉你,她做完了。我过去后,秘书还在哪烤头发。哎,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啊。默默忍受着,等着吧。这时,秘书问我,你有女朋友嘛?我说,有。秘书说,结婚了吗?我说,没结。 草,什么逻辑,结婚就说有老婆,说女朋友就是没结婚啊。我发现,秘书的智商不是一般人所能达到的。不过,我喜欢这样傻乎乎的女人,就象千华一样。虽然,她长得没千华傻。但,应该也算是卡美龙.迪亚兹哪号。
秘书在经历了两个多小时的折腾后终于完事了。看上去,效果还不错。比以前靓一些。只是,牙缝中还有黄渍。我很奇怪,她居然一直没发现自己这个缺点么?还是以这为骄傲,从而证明她是“暴发户”的女人。因为“暴发户”就是满口的黄牙。秘书给“暴发户”打了个电话,电话中可以听见“暴发户”正和我老总一起吃饭,说今晚让她自己吃,自己回去。她可能要和老总吃完饭就要去香港,会见一个台湾的老板。然后秘书把电话给了我,“暴发户”对我说,小X开车把秘书送回XXX酒店,然后让我把车开回家,第二天过来接秘书带她购物。并说,我老总按正常上班给我算。

我地先人啊,每天忙到脚朝天,难得有这样轻松的机会,并且还有车。一下又让我觉得自己是个大款了。并且比销售经理和“小媳妇”都猛,马六啊!20多W那。其实,最让我欣慰的是,我可以从秘书这时不时的得到些小恩小惠。
每个月工作挣那些钱,让我觉得,真不如这一天来钱来的快。我从没有过一天挣到1900的经历。生活就是这样,富人的零花钱,可以让你买房,买车,甚至,他每天消费的零头都要比一般的白领工资高。心理不平衡的年纪已经过去了,所有的事情,我看的都很开。既然,他能成为富人是有一定的道理和基础,但,与知识的多少是没有任何关系的。

秘书说,她想换一辆车。问我,什么车漂亮些。我很低能的问了句,你打算多少钱买?其实,既然她想买,钱根本不是考虑因素。秘书说,无所谓多少,看着漂亮就行。我说,关键是看你喜欢的颜色,车型,是喜欢日系还是德系? 我没多说,是喜欢几缸?是几驱?这些专业性强的。因为,我知道,一个女人考虑车,在排除钱的因素外,颜色和车型是她关心的。她是不去开的,她是不开的,只是坐。我很聪明和周到的来了句,我晚上回去上网帮你打印些车型的图片,你挑挑。秘书很高兴,我这么说。
送秘书回到了她住的酒店。本来,想像中会出现:上去喝杯咖啡怎么样?但,实际情况是,把她送到酒店后。秘书就对我说,明天早上9点来接我,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累了一天了。当女人有这样的举动就代表她已经累了,并且没有任何其他的念头。我知趣的离开了。
有些尿急,就跑到酒店大堂的卫生间去厕所。正往进走,看到了熟悉的白大腿站在男卫生间门口。我草,不是带着汉子来开房的吧?那也不用跑大堂卫生间嘘嘘吧?难道是想在W。C玩野战?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了。低着头脱了裤子,正准备排解烦恼时,一句:尿着哪? 把我吓了一跳。 我草,怎么到处都碰到熟人啊。抬头一看,我的祖先啊,原来是,那个不开眼的总裁先生啊。我更SB的来了句:啊,尿着呢。当时和总裁的距离只有0.01公分,然而过了得有四分之一柱香后,总裁才尿完。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观察我的小弟,还是在观察他自己的小弟,总之,他好像在看什么。当时,我想,如果他是GAY胆敢摸我的话,我就把下午他对我的不敬划做无穷的动力,一顿胖揍,直接将其打倒。并在嘴里骂着,打你丫个四眼鸡。虽然,我也近视,但我戴博士伦。然而,一切都没发生,嘘嘘完后总裁走了。随着,咯登咯登的皮鞋,我知道白大腿也跟着一起走了!

开着秘书的马六,走在祥和的五环上。娘个西皮的,先饶五环一圈再说。以150的速度奔驰着,让我又一次感觉到了自己的牛B。饶了一圈,感觉到自己也确实累了,就回去了。本想去趟天津,可实在太累了。就回去了。
上网给秘书选了几个车型,打了出来就睡了。梦中,我梦到了白大腿。我相信,在今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白大腿始终都会停留在我的记忆里。


伸出四个指头,英文读:“four”。 那么再把四个指头弯曲了用英文怎么读呢?对了,是——“wonderful” !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6 05:11 
头衔: 论坛元老, 注册时间:2004-12-9
Rank: 8Rank: 8
 
积分4502
精华 58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26
声望 4502
现居城市  加拿大

早上,我准时在酒店大堂等候秘书。足足等了一个小时,秘书来电话,问我在哪,让我快来。我说,我在酒店大堂。秘书,哦了声。下来后,今天的秘书格外漂亮,牛仔裤把臀部勾勒的很有型。配上高跟鞋更显得女人味儿十足。如果,秘书过来亲我一口的话,我一定升国旗。

载着秘书去了燕沙等地。秘书,并不太满意这里的东西。总说,不如香港的太古和日本的樱花百货。我日你的嘴,那你还跑来逛个毛啊。燕沙起码要比你家乡的百货商店要强。为了表现出一个富人的姿态,秘书试穿的衣服都买了下来。一个套装就3W多。此时此刻,人内心处最阴暗的那面,在我身上忽然闪现。抢劫,强奸了她,但不能杀,杀了我也完了。这个念头晃了十几秒就没了。因为,秘书问我,需要不需要些什么。我说,不需要。秘书很淫荡的笑着说,都女朋友给买了吧。是啊,我连裤衩都是她给买。衣服,我从来不买。 秘书的身材还是不错的,尤其是双峰。不是很大,但很富有女人的味道和激情。

秘书换上了刚买的裙装和鞋。性感的大腿配着肉色的丝袜,让我看的快喷出了血。买了衣服和鞋还有些化装品,就花了10多W。比我一年的薪水都高。我又一次从开马六的高姿态中跌回了谷底。我发誓,以后出差不在去公费PJ,不在去当地见女炮友假装京城来的大款。因为,我还只是个穷人,当我有天成了富人,弄一些更高档的货色才有味儿。

和秘书买东西一个好处就是。不必象和女朋友买东西,那样挑拣,看中了,合适了,就买。不考虑钱。是啊,中国人买东西,越来越多的人都不考虑钱了。这强烈的刺激了我上进的心。

吃饭是在必胜客吃的。秘书,在我面前不时的交叉着大腿,显然比昨天第一次见,要热情很多。看着白花花的肉,搞的我心旷神怡,浮想联翩。也引来旁人羡慕的眼光。上学时搞对象,最浪漫和牛B的就是,骑着单车带你去看夕阳。工作了镐对象,就是带着媳妇拼命挤公车。什么时候,我能带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开着心爱的车,就是成功了。

第二次与秘书的接触,是我所难忘的。我们谈了很多,而我的眼睛也始终在她的胸到头的部分停留。原来她的父亲是某市委副书记,她是在”暴发户“这学经验,学管理。至于她是否与”暴发户“有更深的关系,我就没多问,她也没说。

我无法判断出她是不是处。这是我很郁闷的事。按道理说,应该不是。但,作为副书记的女儿谁又敢破她呢?之前,坊间流传的所谓判断处的经验谈,都是不科学和实际的。因为,我GF就是处,但在动作方面她又很熟练和配合。我曾问过她是不是做过手术,她说,没。因为,第一次,她确实很疼,也很痛苦,没有享受,只有疼痛。

秘书的距离,就象是情侣的距离。如果能得到她的宠幸,我想,我基本上就可以平步青云。一个更加阴暗,潮湿,见不得光的计划,在我脑海里实施。但,又一一的被我否定。因为,我在想,是一夜情呢,还是玩天长地久。一夜的话,万一秘书伤心,我从这个地球上消失都有可能。天长地久的话,那我不得终身为奴?我不喜欢被女人掌控。

正在幻想中。被秘书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啊,我在吃饭,一个人啊,老赵去香港了,你也注意身体啊,呵呵,讨厌,挂了啊。“

当梦想照进现实,我回归了本色。我还是我,秘书还是那个秘书。和白大腿一样,我们依然是两条平行线。

我明白了。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当你有10W的时候,你周围的朋友也是10W的标准。当你有100W的时候,他们也是100W的标准。身份,地位的差距让你无法融入到她们的圈子。除非是淫娃,荡妇。那你也只是个泄欲工具而已。

吃完饭,带着秘书去了亚运村车市。秘书,看中了,我给她挑的那款,丰田CRV- 4。但,转了一圈都说没有。说,这车只有纯进口的,国产还没有。要不换个本田的?秘书不愿意。我说,要不X5也行,大是比CRV大点,但外观还是挺漂亮的。秘书说,我家有辆X5了!

我不明白,一个不开车的人为什么要买车呢?而我们这些开车的人却没车呢?秘书说,没有就算了吧。完了,让别人帮着买吧。

接下来的事,可以用峰回路转来形容。我万万没想到在我心灰意冷的时候。秘书,居然……我们从车市出来,正好看到公车上的广告在宣传《指环王》公映。秘书说,想去看看电影。嘿嘿,月黑风高杀人夜,秘书在暗示我啊!

拉着她就奔五道口电影院,因为这是我在北京唯一去过的电影院。基本所有的片,我都可以在网上下到。我认为傻X才去电影院看。但,今天,我就当了回傻X。说实话五道口电影院的环境还是不错的,起码比我家乡电影院要强。给秘书买了爆米花,瓜子,杏仁和饮料。为了可以做出一些其他的小动作,我十分阴暗带着秘书坐在后面。当落座的一刹那,秘书的腿就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贴了过来,即使搁着一层薄薄的丝袜,也搞的我心里毛毛的。影片开始前,我和秘书在闲谈并吃着,喝着。

在影院灯暗下的同时,秘书的手拉住了我的手。我条件反射的缩了下,紧跟着就迎合了过去。手,很绵软,细腻,不象干过农活的人。秘书身上的味道和肢体的接触,让我呼吸有点急促。心想,稳点,稳点,PJ都不紧张,这算毛。晚上有戏啦!我们之间没有语言,都盯着屏幕,而手确在相互的攥着。时不时的用指头还挠挠我手心,我也主动迎合着挠挠她。侧眼望去,秘书脸上带着不知是淫笑还是微笑。由此,我断定,她一定不是处女。这到没所谓,这么些年,一共才碰上两个原装货。

当荧幕上的片子进入到黑暗状态的时候,秘书把脸凑到我耳边问:喜不喜欢我?先前有过无数女人对我说过这句话,所以有过实战经验的我,答案脱口而出。秘书笑而不答,继续在我耳边耳语,几了骨碌的说了一堆,口吐兰气,时不时的进入到我鼻孔,被我吸入。要不是国家规定,不准在公共场所淫乱,我一定把她放倒了。我并没有升起国旗,这种场合,我曾经无数次的彩排过,所以这些还打动不了我。

《指环王》确实很精彩,以至于我没有对秘书做出更深一步的动作。我象一个小孩儿一样,完全被剧情所吸引。也许,是我的道德底限在做怪,毕竟,我有女朋友。虽然PJ归PJ,但,我不会动真感情。但,眼前的就不同。我不可能跟她有一夜或多夜的情,并保持和GF的关系。那样,我离离开地球的日子就不远了。

而秘书也非常识趣的没有进一步动作。也就是秘书而已,换做白大腿,我肯定不会去管什么伦理道德,天长地久。不顾个人安危而奋不顾身。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细微的差距。经过了秘书的挑逗和暗示,反而让我变得更加理性。我不是正人君子,但也不是见腥就吃的猫。秘书似乎也很满足于牵手的现状,当我们都攥出了一手的汗,才松开。秘书的腿依然紧贴着我,身体紧靠着我。这时,我也很配合的向她靠紧了些。”慢火出高汤“,只要她需要生理伙伴,即使我不主动,她也会的。这是,多年总结的经验。

直到电影放完。我一直保持着君子态势。这一点,感觉秘书很高兴,我想,得亏刚才没出咸猪手。要不,下一步计划就泡汤了。心想,小姑娘想勾引老子你还嫩点,看咱谁沉的稳。

在送秘书回酒店的路上,我们也始终在聊着。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依然在听着千华的歌。到了酒店后,秘书说,去不去做足底。我说,你脚累?秘书说,是啊,走了一天了,很乏。

乏你老母啊,老子踩了一天的离合都没说话。随着秘书去了酒店的桑拿。

以前出差洗澡都是跟一群男人去,和女人还第一次。秘书花钱的话,当然不能享受贵妃浴了。弄了个普通的加按摩,足底。洗完后进入我两开的包房。灯光依旧是熟悉的昏暗,依旧是熟悉味道。但,今天有可能享受的是免费的贵妃洗澡!

等了有一个多小时,我都按摩完了,开始做足底。秘书才进来。女人洗澡就是麻烦。穿着桑拿的浴袍,散乱的头发,带点迷离的眼神(后来知道,她也近视),即使浴袍也遮不住她的双峰。昏暗的灯光让我看不清她泛着黄渍的牙齿,所以此时此刻的秘书是最完美的。

秘书,没让人摸,直接做的足底。她的脚很漂亮,一看就是没走过农田,保养的很好的脚。瞬间,我还有些醋意。那个男性按脚师,不知道摸过多少人的女人脚!秘书闭着眼睛躺在那里,随着按脚师的按动,双峰起伏着。呼吸也变得更加的急促。很奇怪,我依然没有搭帐篷!也许,是我看的毛片太多,对于这种喘息声太习以为常。也许,以前实战经验太多,听多了也就麻木了。总之,这个时候的秘书,是这两天,我见到最让我心动的时候。因为这灯光,因为这房间,因为这里的气氛。

一个钟过去了。脚按完了。我不知道是不是该走了。就问了秘书。秘书说,睡会儿吧。睡着了,晚上就在这睡吧。。。。”oh,yeah.“我心里那个窃喜啊。但,饱经风霜的我在脸上则表现出了些许的无奈。

我属于倒头就着的人。尤其是做完按摩,浑身酸疼。既然秘书发话了,她不介意和我睡一个房间,那我又何所谓呢!没过多久,我就鼾声响起。梦中,又遇到了白大腿!正梦着呢,发现后背绵绵的,滑滑的,有点凉。我以为是毯子被自己蹬开了。谁成想,是秘书进来了!哈哈~计划得逞,这是我计划中的情节啊。我为我的天赋和自信又一次感到了牛B。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关系,在某个特点的时间,环境,场所下会得到蔓延。直到不可收拾。在我尚在梦中,但意识清晰的时候(请相信,我确实有这样的功能,明明在做梦,但对身边的情况很清楚,并且也知道自己在做梦),我感受到了一个女人,一个富有女人的肢体语言。我很明白这种语言想表达些什么。也很清楚,自己会如何迎合她。在何赤裸的感情下,道德和伦理都会被淡化。

我的鼾声依旧,代表我还在睡觉。但,这种伎俩被秘书所识穿,她开始咯吱我,我很怕痒。一个机灵顺势把她就抱了过来。在嘴唇即将碰到的时候,她问我:你挺会装啊?

我说,我装什么?她说,装纯情。我说,纯情是装不出来的,你看我长的纯情么?她说,不。我说,是呀,所以我根本就不纯情,长的也不纯情,怎能装的出来。她,呸了我一下。我们的嘴唇就靠到了一起。接吻的熟练程度更加确定我对她判断不是处女之说。

没有任何过多的语言,就是肢体上的交流。两个人都很默契,也都相互配合着。

一个富人与一个在北京生活的打工的人终于在今晚划出了交集。没有任何的交流,单纯的肢体交流。太多的废话也代表不了什么。那一刻我的感受并不是太强烈,就象是跟普通的炮友一样!

激情过后,我象一个被富婆嫖完的鸭子。穿起裤子准备走。秘书问我,干吗去?我说,我回家。说完,觉得自己更象是被强奸完了一样。秘书笑着说,要不要付你钱。我知道是在开玩笑:啊,谢谢老板。500人民币。想包夜的话1000人民币。秘书说,那就包夜吧。我们挺熟了,打折不?我说,既然老板都说了,那就95折吧。秘书,一个飞枕扔了过来。用志玲姐姐的语气说了句:讨厌!

我象鸭子一样被秘书带着回到了酒店的房间。套间和标间就是不一样,居然还准备了TT。这才想起,刚才什么措施都没做。她不慌,我就更不慌了。大不了在去买些米C林同来吃。回到房间,我们又冲了个澡(鸳鸯)。两个人躺到了床上开始说话。

她说,你女朋友知道了怎么办?
我说,你男朋友知道了怎么办?
她说,我随时都可以甩了他。
我说,我不能甩她。
她说,恩?怎么?
我说,在我最困难的时候,是她帮我过来的。她现在和我的亲人一样。
她说,哦。你还挺讲情意。
我说,责任如此。

随着长时间的尴尬。还是秘书打开了话题。说了她家的情况,说了”暴发户“的情况。她在京郊有两套别墅,是”暴发户“为了拉拢她爹送她的,现在租出去了。她家在”暴发户“公司有股份。她爹让她跟着”暴发户“的目的,就是监督”暴发户“的账目。她爹快60了,马上就下来了。所以,该为自己和她的后路考虑。我说,你不担心你爹被双规么?她说,全国的省厅级干部按照中央的标准,全都得被双规。在谈话中,我还没把自己放到更高的位置,只是随着她的话说。她说的,我问。不说的,我也不问。

她问我一年能挣多少钱?我说,算奖金,年终奖金,外带13个月的工资,差不多7,8W吧,只能给你买两套套装!秘书一把抱过了我亲了一口:你真可爱!好好工作吧,别辜负你女朋友。我们全家都要移民了。

心底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不用负责了,不用离开这个美丽可爱的地球了!为了显得我的体贴,我说,要不买个试纸试一下?她说,明天的吧。今天既然已经没带了,干脆就一直裸奔吧。我草,真是个淫娃荡妇。

生活就是一个七日又一个七日。在你玩别人的同时,也在被别人所玩。所以,我非常羡慕妓女这个职业。享受了,挣钱了。既然秘书看的开了,那我又有什么看不开呢?玩天长地久?等着攀附秘书上位?完纯真浪漫,做个倒插门? 呵,这都是不现实的。我们彼此只是生活中激起的涟漪而已。

随着谈话的深入,严肃。我们渐渐对彼此的身体缺乏了兴趣和源动力,她抱着我睡着了!我也在乏倦中睡去。


伸出四个指头,英文读:“four”。 那么再把四个指头弯曲了用英文怎么读呢?对了,是——“wonderful” !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6 05:12 
头衔: 论坛元老, 注册时间:2004-12-9
Rank: 8Rank: 8
 
积分4502
精华 58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26
声望 4502
现居城市  加拿大

天亮的时候,当我触碰到她身体的时候,激起了冲动。随着我的挑逗,她也有了反应,云雨一番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一起洗了洗,吃了早餐。今天的任务是带她和”暴发户“的财务总监去我公司

带着秘书和财务总监到公司后,引发了同事的议论。都问我,怎么回事?我说,是工商,税务例行检查,达标企业,每名员工发1000块人民币。  去你大爷的。

财务总监拿走了去年和今年的财务纪录和固定资产报表。我和秘书把她送了回去。人与人之间的默契往往是在习惯中形成的。我们中午又去了”辣老五“,这是她提出来的。为了显现我的风度,吃饭是我买的单,她也象个小女人一样欣然接受。我靠,不好,别闹出真感情,她爱上我怎么办?吃饭的时候,她接了个电话,明显不象昨天那么暧昧。我也装做什么都不在乎。走出门的时候又接了个电话,”暴发户“明天要回北京。

我不知道她和”暴发户“间有没有关系,但我总觉得她对我说的都不是真的。而且,也在怀疑她有个当副市长的爹。

”暴发户“回来了。我带着秘书去首都机场接他。”暴发户“依然是那身行头。 我个子高,冲着”暴发户“微笑着,但”暴发户“显然没认出我是谁。反而对秘书一脸骚笑。我只得跟在”暴发户“后面!当看到”暴发户“的咸猪肉摸了秘书屁股一把后,我明白了一切。秘书对我说了谎,但我只是个无名小卒,但为什么要跟我编造那些呢?那么哪天吃饭时,接到那个暧昧电话的又是谁?哎,这个女人不简单啊。秘书回头很尴尬的看了我一眼,意思是,我是囚中之鸟!

在车上”暴发户“伸出他的猪嘴开始亲秘书。秘书,在迁就中反抗着。并低声对”暴发户“说,那个来了。”暴发户“说,现在又不做,来了怕啥?我在秘书脸上看到了无奈,落寞,失望,悔恨以及歉意。我始终把目光锁在后视镜中的秘书上,她也时不时的看我。

每当四目相对时,秘书都低下了头。我明白她的苦处,明白她的用意,也明白了,她可能爱上了我。那种凄楚中带着乞求的目光,是我一生中很难忘的。腻外完了,”暴发户“问秘书,这几天玩的怎么样?秘书说,还行,就买了些东西。想买个车,但没有。”暴发户“,没有?北京还有没有的车?秘书,是啊,丰田的。”暴发户“,哦,那我让他们从日本搞一辆回来不就行了。啥型号?  秘书把型号说了。”暴发户“打了个电话。有货?哦,好,弄一辆回来,到天津就行。   几秒钟就搞定了丰田CRV-4。

我跟” 暴发户“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所以我即使有些醋,但也无可奈何。何况,秘书还不是我心爱的女人。秘书,听到消息,也并没多高兴。一直闷闷不乐。”暴发户“也明白,女人来事的几天,心情都不好。没产生怀疑。 还好,如果,”暴发户“有眼线的话,知道我和秘书搞在一起,那么我就又离离开地球的时间不远了。

”暴发户“回来,也就是我与秘书分开的日子。我不是专职司机,所以没义务帮他开车。一切又回到了正常,又回到了原先的工作岗位。

在见到秘书后,她对我已经冷淡了很多。我知道,这是在保护我,也在保护她自己。”暴发户“很快把资金注入到了我们的公司。很意外的是,”暴发户“居然把秘书派到我们公司当行政副总。当她第一天来的时候,穿着在燕沙买的套装,由总经理介绍她给我们大家认识。眼睛始终游离在我的周围,并露出了让人不意察觉的微笑。而我的态度则是象以前和炮友完事后的态度一样,装做一本正经的样子。她向公司人做了自我介绍。以她这样的资历和水平是无法当高层,所以很多人都不屑。但唯有公司几个高层知道她的背景而表现出了非常恭谦的态度。

我仍旧在按时上,下班。生活仍旧是一个五天又一个五天。从没在公司中碰到秘书,她很少来。而且,基本上来了只待一会儿就走了。说白了,就是跟这儿挂个名。我也是经常的出差,每次报差旅费的时候额外总有相当的补助。签字的人总是秘书。

我们之间依然没有谈话,交流,甚至连眼神的交流都没。还好,这个时候GF已经回国了。我的生活也基本协调。对于女性的渴望完全可以在GF身上得到体现。从而慢慢发现,其实秘书不傻,不光不傻,她还是个很聪明的女人。她知道她想要什么,什么对她重要。并为了目的,不牺一切手段。当然,我也不傻,没把自己陷入到这种没有结果的纠缠里。

再次从南方回来,报销差旅的时候,销售的副总让我去行政副总的办公室。说,今后公司一切支出,收入都要她签字。

我怀着十分平和的心情进入她的办公室。叫了声,X总好。她点头示意我把门关上。心里暗叫,草,给我装B呢。关就关啊,老子还怕你玩SM不成。现在出差,我已经戒了PJ,所以费用并不高。秘书有摸有样的翻看着。问我,我看你以前的纪录,出差费用都很高啊,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节俭?我说,是啊,现在紧缩银根,抑制家庭的通货膨胀。秘书问,怎么?有困难?要不要我帮你?我说,谢谢领导关心,我能够克服困难。 这话说出来后,有些后悔,明显带有醋意嘛!

秘书笑了笑说,哎,你还是挺可爱,还和我呕气哪?我没吱声。秘书过来一把抓了抓我脸蛋儿。我草你大爷的,从我小时候六岁后就没人在揪我脸蛋儿,你TM竟然揪我。一会儿就让你尝试下老子的抓奶龙爪手。气氛一下就缓和了,并且之前的芥蒂也消除了。她笑了,我也笑了。

我没问她和”暴发户“的关系,她也没告诉我。说,晚上在贡院六号,她有个小型聚会,想让我一起去参加。我问,怎么你搬家了?她说,是啊。娘个西皮,怎么买个房子就跟买个糖葫芦一样简单。我说,得几点散。她说,晚了你就住我那啊。我说,我女朋友回来了,我晚上必须得回家。她说,哦,那我把车给你不就得了,顺便也带上她吧,我替你把把关。 日你祖先,还给我把关,你找了头猪,还有什么高眼光!

晚上如期而至。外表并没传说中那么奢华,但内饰确极为讲究。这就是在当年号称京城最贵的房子。为了不引起更多的怀疑和麻烦,我并没带GF。来了一屋子人又是,这种聚会,我因为有了上次的经验,所以就站在了一个不气眼,但又能观察到别人的位置。今天来的女性居多,男女差不多比例。OH,MY GOD,不是来开传说中的性party吧? 正在我犹豫,揣度的时候,我那双善于发现美的眼光,又让我捕捉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白大腿。

我的惊鸿一瞥,在一群红南绿女中看到了那熟悉的大腿。心里暗爽,我的腿妹啊,我魂牵梦绕的腿妹啊。正当我陶醉的时候,被一掌击醒。确切的说,只是拍了我下。这里每个人都可以随意的拍我,而我则不会生气和不爽。扭头一看,我草,又是那个不开眼的总裁!我严重怀疑,他是不是看上我了。并且,我们已经很有缘分了。上次那句厕所问候,被我跟同事一说,引为了经典。还好今天没说话,要不又弄出什么经典来。

总裁说,你好啊!我说,你好。总裁说,一个人?我说,是啊。总裁说,麻烦你个事,可以么?我心里想,无非就两个事:修电脑,跑腿。我说,好啊。总裁说,我的电脑不行了,你帮我看看,这里的酒也不够了,能不能帮着去买些来?  我去你大爷的吧。这里云云众生,唯独我一个靠工资吃饭的人,也难怪,不使唤我使唤谁啊。诶?不对啊,我TM是秘书请来的客人啊。这是秘书家啊,啥时候论到你发话了? 但,我没说出来。因为,我还只是一个打工的人,虽然他也是打工的,但比我打的工要高级。

弄完总裁的电脑。我问,买什么酒?总裁说,你看着买就行。说着甩给我5K——是我一个月的工钱。草你大爷不开眼的总裁,我TM知道你们喝什么啊?我买上几箱小2你们喝么?但,领导交代给你的事情往往是模糊含蓄的,做好了应该的。做不好,就挨骂。 所以,这些年来练就的执行能力能够让我得以在这个城市持续的生存下去。

一共买了三千多的酒,有洋酒,红酒和啤酒。没敢买我爱喝的白酒。我觉得他们这样的人是不屑于喝白酒的。说白了,就是装B。中国白酒几千年的文化不传承,非要学外国人装那大尾巴蛆。做为有着斤半量的我来说,这些喝这些酒就跟糖水一样。所以,我基本明确的今晚的两大目的:吃好吃的;看白大腿,并寻找机会与其搭讪。

按照以往的惯例,剩下的钱是归我的。我没主动骗,而是总裁主动把剩的钱给我。为此,我感到很欣慰,想,以后再有类似的聚会我一定让秘书带上我。因为,老总很少带我参加这种高端聚会。

聚会在晚上8点半正式开始。原来所谓的聚会不过是其中一位知名富人的生日。秘书答应替她操办。我数了下,那个蛋糕有10层。所有人都围在蛋糕前,象一群虎视眈眈的恶狼,而那个蛋糕则是可怜的绵羊!我也只能在外围观看的份。

目光锁定了白大腿,渐渐以人们不易察觉的脚步移动到了白大腿的身后。(此时此刻,我想到了《尾行》)原来偷窥是种很奇妙的感觉。我站在了离白大腿身后30公分左右的地方。大腿今天穿着紧身的短裙,金色的上衣。短裙把白大腿的臀部包裹的更加的丰满,金色的上衣把坚挺的双峰刻画的更加完美。身体的整个曲线就是传说中“S”。《PLAYBOY》女郎也不过如此,我偶像尼珂也不过如此,志铃姐姐也不过如此!

我很兴奋,闻到了那熟悉的味道。心跳也在加速。我草,居然升起了国旗!这也许就是人类最原始的冲动。站在白大腿身后,慢慢享受着她的体味儿,慢慢陶醉在自我欢娱中。莫名的兴奋即将引爆我的高潮,理智告诉我,我不能把白大腿扑到。理智也告诉我,这种女人只能观看,如果真实的作战,十个男人有九个早泄,还剩一个肯定是先天阳痿。

生活就是这么奇怪。有些东西,是你想得到而不能得到的。有些东西,是你不想得到确得到的。有些是你想,但不想得到的。白大腿,就是我想的那种人,我不想得到她。因为,这样的女人,我驾御不了。男人如果征服不了女人,那你的女人只能被更强的男人来征服。更何况,我对白大腿一无所知。没人给我介绍她的背景和来历。

聚会依然在进行中。而我,则站在角落拿着鸡翅膀,边吃,边欣赏白大腿。她曼妙的身段,优雅的举止,得体的坐风。看的出,她一定受过高等教育。不过,话说回来,哪个伟人说过,知识越多越反动。有几十秒钟幻想白大腿在床上的表现,一定是我闻所未闻的。我甚至一度觉得她闯荡过日本的AV界。因此,我也在幻想,如果今晚有个sex party就更好了,我一定把我的子孙交给白大腿。

我正无聊,无奈的嚼着鸡翅膀。秘书过来了,说要给我介绍几个人。第一位,是京城某知名报纸的总编——一个带着金丝眼镜,头发有些卷毛的中年男人。第二个是,是京郊某高尔夫球场的董事长。还有三,四个浙江那边搞建筑开发的,号称都是五百强企业(不过是国内的)。介绍他们给我认识,就是想把公司的产品做进去。先混个脸熟。我明白了,秘书今天带我来的目的。当然,我没有资格和老总们聊我们的产品,即使去联系,也只能通过总们找下面的人。其中一个浙江的欧巴桑说,小伙子很帅啊,大有前途。 我不太明白她这什么意思?脸上跟沟壑一样,把你家产都给我,我就考虑考虑。

总们是不轻易给别人他的名片的,所以介绍了一圈,我也没收到一张。当然,那种小公司的总的名片,我抽屉里都是。我很想让秘书帮我介绍白大腿,但没张出口。我想,女人还是神秘些好,都知道了,反而失去了兴趣。从此,我和GF ML的时候性幻想对象由公司的“小媳妇”升级到了白大腿。

聚会一直持续到了晚上12点多,我也无聊的坐了四个多小时。理想中的sex party始终没有出现。而白大腿也始终与别人在聊天,我没有任何接近她的机会。到1点多,人群慢慢的散去,他们走的时候没人和我打招呼,也没必要。白大腿也在跟秘书告别!机会来了,中国版〈尾行〉即将上演。

我也跟秘书告了别。秘书说,不好意思,一晚上冷落了你。要不,你等他们都走了再回来?我说,不了,明天还要上班。秘书,那我不勉强你,你怎么回? 我想,这是今天来的人里,唯一让秘书问怎么回的。我说,打车啊。秘书,要不你开我的回去,明天我打车过去。我谢绝了。这个别人的女人,我还是少沾为好,不是怕什么,而是不想把自己过多的牵扯进去。

草草告别,顺着电梯下去。在车库的门口我躲在暗处,看出来的车里有没有白大腿的身影。是的,我决定跟着她。巨大的好奇心驱使我想了解她,虽然我了解了,可能失去兴趣,但,我仍为我做的决定感到正确。我躲在路左边象一个流氓,我为我的行径感到可耻。人总是矛盾的综合体,人也总是在魔鬼和天使间徘徊。我不知道今天的结果会是什么,但内心的魔鬼驱使着我这么去做,并且不计后果

无聊的刚点着一根烟,从车库传来了马达声。瞬时把烟掐了!看到白大腿坐在主驾里,而且是一个人。奇怪的是,她好像看到了我站在马路左边,把车停到了我跟前。对我按了按喇叭示意我上车!此刻,我心异常的平静,没有激动,没有兴奋,脑子里也不是空白。我不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先上车再说。

她问,等车回去?我说,是啊。
她问,怎么站这等车?
我说,刚好路过这,找个没人地方,方便方便(我为我的灵机感到自豪)
她说,哦。你家在哪?我送你。我说,在西农大哪住。顺道的话就带我一段,不顺,我还是打车回吧,这么晚了,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她说,哦,没什么,顺道,我住香山哪。

天赐良缘,天公作美,天做之合!我压抑住自己的兴奋。坐进了benz320。第一次坐,以前光看的多,没坐过。今天第一次做100多的车。车走在激情的二环路上,我也用色情的余光看着她的腿和胸。

车上,我把我们做什么以及产品能实现的功能向她介绍了一番。显然,也只有从这个话题入手,才能更多的与她说话。如果把她发展成我的客户,那就更两全其美。她始终在点头和“恩”的回应我。

看的出她显然对我的东西不感兴趣。只说,好好跟着你们老总做吧,他是一个很优秀的人。我问,您是做什么行业的?她说,我做VC的。OH,MY GOD!当我第一天工作的时候,就想着自己创业。苦于没有资金才一直耽搁。我正准备以此为借口向她要联系方式。她的电话响了,听出来,是她的儿子在问她回不回来等等。

接完电话。她问我,想说什么。我说,我如果有创业的打算,你们能不能给我投?她说,我只做3000W美金以上的项目。她的话并没有贬低我的意思,确实这样,谁一开始创业拿3000W美金来做,搞房地产都不用这么多。如果,你需要启动资金可以找秘书,她比我要有钱,呵呵。

在车驶到西直门桥附近,遇到了警察查酒驾,示意我们靠边。我相信那个北京站街的交警也被她的美丽,性感,气质所折服,一直在与她说话。都说京A的车牌没人拦,这不也给拦住了。我坐在车里甜蜜的享受着她的气息。虽然,这是很不出息的表现。

把我送到小区大门后,我谢了她,并鼓起勇气问她要了联系方式。她只把办公室电话给了我,说如果有事她不在,交代她秘书也一样。我想,全北京最幸福的职位就是最她的秘书和司机。

我一直在回味着她的气息,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那种味道。那晚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和接触白大腿,虽然我也曾打过电话给她的公司,但她总不在,说是很少回国。与秘书的关系也回归了理性,回归了各自的生活。我依然是朝九晚五,我GF依然是我的GF,“暴发户”依然是“暴发户”,不开眼总裁也消失在了我的视野。

小富为商,大富为贾!以前只在电视上见到过富人,当我接触到她们的时候,就象是普通的人。但,他们只是生活在他们自己的圈子里。他们不会瞧不起别人,但不去接触普通人。他们有自己的生活和世界,有自己的价值观,他们不会与普通的人成为,哪怕是朋友的关系。她们也不会与普通人发生感情。

在北京这个人口千万的城市,他们是大海里的船,我是船里的鱼。目光所能达到的,也只是看着船,偶尔在船上翻滚。一条鱼永远无法达到乘风破浪,载人前行。人的理念和价值观往往因为事件而改变。我很欣慰自己能有机会接触到他们,改去了我自以为是的态度。

人最大的财富就是自己。把命运能够掌控在自己手里,就是你的财富。他们做到了,而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伸出四个指头,英文读:“four”。 那么再把四个指头弯曲了用英文怎么读呢?对了,是——“wonderful” !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8 03:02 
头像未定义,请到'控制面板'中修改
头衔: 中级会员, 注册时间:2005-10-11
Rank: 3Rank: 3
 
积分438
精华 0 帖子215
声望 438
现居城市 

难得的文章。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8 15:01 
头衔: 超级版主, 注册时间:2007-11-18
Rank: 8Rank: 8
蓝蓝
 
积分3415
精华 34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30
声望 3415
现居城市  陕西西安

好长~我就假装我看过了好了~哈哈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19 02:42 
头衔: 论坛元老, 注册时间:2004-12-9
Rank: 8Rank: 8
 
积分4502
精华 58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826
声望 4502
现居城市  加拿大



QUOTE:
原帖由 止水凡心 于 2007-11-18 03:01 PM 发表
好长~我就假装我看过了好了~哈哈

仔细看完,很不错的


伸出四个指头,英文读:“four”。 那么再把四个指头弯曲了用英文怎么读呢?对了,是——“wonderful” !
顶部
old发表于 2007-11-22 09:14 
头像未定义,请到'控制面板'中修改
头衔: 注册会员, 注册时间:2007-11-21
Rank: 2
 
积分162
精华 1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127
声望 162
现居城市  鸟窝
回复 #7 东风破 的帖子

我滴神啊!可以写连载的,
再写个续,题目叫:论伟大首都北京的穷富差异。
呵呵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