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热门主题
|  推荐主题

标题: 人在海外:挣扎在语言与文化交织的边缘
old发表于 2008-10-26 09:13 
头衔: 版主, 注册时间:2007-8-21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4188
精华 56点击查看精华 帖子2158
声望 4188
现居城市  北京
人在海外:挣扎在语言与文化交织的边缘


记得还在考文垂的时候,住了几个月后有一个朋友海归了,临走前一起去酒吧,他说出的一句话让我惊讶得印象深刻。他其实是找到了工作的人,但最终还是选择海归,他说回国的原因是觉得没法融入这里。我脱口而出:“是啊,话都说不利落。”他说:“错,不是这个原因。我的英语可以给英国人改语法错误,可我还是活得难受。”


出国的人,无论目的和时间长短,往往要面对很多困惑和难堪。它们大多数当然是由于语言上的理解障碍,但还有一些其实并不来自于语言或任何表达方式本身,而是深层的文化冲突甚至对抗。

住在英国两年多,我发现自己在不熟悉的场合已经变的越来越沉默。新的工作、陌生的聚会、甚至只是跟人第一次通电话,我已经不知道要如何打破冷淡的第一印象。不是我不想,而是我很恐惧如果按照我一贯的热情做事会导致何种结果。

记得第一次参加单位的电脑培训,进了休息室看到有一群人在等候,我就随意地问了旁边一个人这里是computer training?他们笑了。我当然知道我是在说废话,但一是为了确认,二是为了用我的中国人方式没话找话跟人套瓷。很明显地,哪个目的也没达到,还被人看了一把热闹。唯一得到的是一个教训,今后再也不会在类似场所主动跟人去套瓷了,爱谁谁吧。

很多时候我遇到的场景是不知道到底该不该帮人家忙。公共汽车上让座听说是绝对不可以的,会极大地损伤他们的自尊,好像你嫌他们老。反正我从没让过,也从不坐在老弱病残专座。

有一次办公室里来了卖打折书的书商,留下几本样书和一个价格清单让大家勾选后把钱放在一个信封里面过几天他会来取。结果他来的那天我正好值班前台,有两个人在清单上选了书却没有留下钱。这个卖书的急着走,问我能不能马上联系到她们。我打电话过去,一个出去了,一个根本今天就没来。于是我犹豫了一下替她们把钱付了,心想等她们回到办公室再要回来就可以。我当时想的其实很简单──如果她们俩真的反悔不想要这两本书了大不了我照单全买就是了,反正也没几块钱。卖书的特别惊讶,但反正不关他的事,他可以收了钱马上走,所以很高兴地跟我交易然后撤了。旁边的同事看到我的做法更惊讶,似乎我犯了一个不可逾越的错误。

上周,我经常联系的一个部门经理病了,明天就要住院手术,所以发信给我说如果正在招聘的由她负责的那个工作职位有任何垂询请找别人。她发给我的信里并没有提到生病一事,只说要“away”几天。我当然只是简单地回答一个“Will do”。后来我的顶头上司群发了email给全体跟这个经理有关联的人通知大家她要去做手术,我才大惊失色,接着又开始忐忑不安。不知道我前面回复的那个冷淡的“Will do”是否会让她误会呢?如果这是在中国,我的做法肯定就是直接一个电话,表示关切,表示道歉,应该说怎样都不为过。但在英国,我就拿不准该不该这样去做,这时候打电话过去是否显得我不真诚?也许她没有亲口告诉大家她生病就是不想收到太多的怜悯?总之是一件很难办的事,保守起见,只能仍然保持一贯的沉默。我知道这样很没人性,可是我不想在她很郁闷的时候还做出不合适的事更加伤害她一把。还是任其自然吧。

其实中国人敏而好学,聪明伶俐,在老外中间是出了名的。我们不仅学东西比他们快一万倍,而且个个都是勤奋认真的优质工作人员。若不是因为用英语学还能更快些。而正是由于语言不通和一纸签证,太多其实很有能力的中国人都不得不卑躬屈膝地扫厕所、卖啤酒、站柜台。是的,行行出状元,没有任何一个职业是卑微的。但在国内22岁上完本科又用掉父母积攒的几十万元到英国来是为了刷盘子吗?在国内可曾有任何一个大学生为了赚取自己的生活费去扫大街的?对于人才的智力和知识水平来讲,这绝对是人力资源的可耻浪费。问题就在于──我们能怎么办呢?难道还有别的选择吗?

3月到4月间正好是新旧财政年度交替,人力资源部也已部署从2月开始就陆续发出全校员工的06/07年度年假登记卡。这个项目简直要了我的小命儿。年假的计算要参考多个条件综合而成:工作级别、服务年限、全职还是兼职、长期还是临时……那一段日子里人事部人手一计算器整天趴在桌上算啊算。全发出去以后,真正的麻烦才开始。三天两头有人打电话来责问为什么给他/她写少了!(很少有人问为什么算多了的……)我反正接到这样的电话通常第一反应就是请对方留电话我算好了再打回去──要我当场在电话里用英语解释我是怎么算的,整个系统是怎么运作的,那肯定是不可能的──除了要想算术本身以外,还要想加减乘除都怎么说,一个人有几个脑袋?还有可恨的时候碰上兼职人员,本来就不是整数很不好算,他还是个脑袋一根筋死也说不通的那种人,解释了也没用,他还是一口咬定说你算错了。靠。

前几天听见我的同事在打电话,他要找的人不在,他留言说请对方回来以后回个电话。但那边接电话的人死活也听不懂他的名字,让他不得不提高声音重复了好几遍。我这同事是个老头,说话的确有些含糊。我天天面对他讲话当然一般没什么障碍,但我也不知道如果是我在电话里初次听他说话会作何反应。放下话筒他摇了摇头,我却悄悄地红了脸。不管那个接听电话的是不是中国人,起码可以肯定是非英语国家的外国人。我完全可以想见对方的尴尬,却也完全可以体谅老头同事的无奈。

以前听说在外国生活轻松是因为人际关系简单,外国人说话都直截了当。事实证明英国人并不直接,说话经常要拐弯抹角。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是每次通电话不管多急都要先开始你好我好半天。我在前年的工作里养成了这个习惯,后来上了一年学就忘了。反正现在我打电话从来不跟人罗嗦都是上来有事说事说完拉倒。有一天同部门别的经理来找我,举着我刚发布两天的一个职位广告给我看里面有个要求是会用“WWW”。我解释说这个应该就是会用互联网的意思。广告的文字全部是从招聘部门那里拷过来的,我并没有改动过一个字。于是她说:“你不觉得这个有点奇怪吗?我明白是指internet,可是所有看到的人都能明白这个意思吗?这个表达清楚吗?”扯了足足有两分钟我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试探地问:“你是不是想让我跟那个用人部门联系一下看能否改掉?”她说please。哎,明明一句话就可以说完的事儿,愣是跟我耗了半天。

一般办公室里发生什么工作内容以外的事,比如有人离职或生病或家有喜事,我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人,甚至当事人跳到我面前说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上班了的时候我还不知道愣能被人家给吓一跳。为什么会这样,我觉得也许是语言,也许是习惯,也许是性格,who knows。

太多的人问过:天天西餐吃得惯吗?太多的人感叹:你中文说的还不错啊!我除了苦笑真的没什么可说。也许在传统国人的脑袋里,出国的人从踏出海关的那一刹那起就应该等同于全盘西化,或者干脆就是邯郸学步,总之是从此再没中国什么事儿了──中文应该是不会说了,中餐应该是再也不碰了,中国的风俗习惯社会现状一瞬间就从大脑里消失了。如果一个人的头脑可以这样迅速地被彻底洗涤的话其实倒挺好的,因为这样就完全不会存在所谓“适应性差”这样的问题了。可惜,从小成长在中国文化中间给我带来的影响实在是太深刻了,导致我经常往面包上抹酱豆腐,用筷子吃pizza。

中国人喜欢凡事上纲上线,今天坐公共汽车被人踩了一脚没道歉,回去就大骂这个城市、这个民族、这个国家、这个政府素质低下。我得说虽然我以前也是这样的人,但其实我很早就厌恶这样的人,于是发誓不再做这样的人。尤其出国以后,我遇到了很多奇怪的郁闷的无法释怀的挫折,但我仍然尽量不要让自己轻易对如此大范围的人群作出任何不实的评价。

国际人的概念应该是精通各种文化现象,对任何事情都略知一二,世界上不会有什么事让他们感觉奇怪不可思议的。显然我离这样的角色还差的远。我恰恰是一个才疏学浅又讨厌历史文化的人,于是经常有太多不知道的背景、不懂的俗语、甚至只是简单的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单词,弄的我每天至少得有一次,多则不限次地作白痴状。仅仅是挣扎在两种语言与文化交织的边缘都足以让我经常透不过气来,很难想像再多些会是个什么感觉。不过也许反而会落得麻木,虱子多了不痒。每次我跟人说起在外国生活的最大障碍就是语言不通的时候都遭到别人谴责说“你还不通,那没人能通了”,我都不知道要怎么解释我的感觉──恐怕这时候只有在中国住过的外国人才能知道我在说什么了吧。
在MSN/QQ上粘贴发送 顶部